毒教材事件27人被问责且无利益输送,新插图鸭子坐再遭质疑?

毒教材事件27人被问责且无利益输送,新插图鸭子坐再遭质疑?

毒教材事件27人被问责且无利益输送,新插图鸭子坐再遭质疑?

撰文丨墨黑纸白

一、调查结果不尽人意,是资本的力量太强大?

经过相关方面长达90天的调查,毒教材事件27人被问责且无利益输送的消息不胫而走,很多网友们表示不认同,认为没有利益输送怎么会出现毒教材事件?

这些网友们大多认为是资本的力量太强大,连相关方面都调查不清楚……从本质上来说,调查清楚不清楚与资本是毫无关系的,唯一有关系的只是裙带关系有没有被清除而已。

根据相关方面回应,经查,没有发现人教社相关人员与插图作者吴勇、教材整体设计艺术总顾问吕敬人之间存在经济利益输送问题。

依据《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》《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》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》等有关规定,对有关单位及27名失职失责人员进行严肃追责问责,具体如下:

责令人民教育出版社党委整改,并予以通报批评;给予人民教育出版社党委书记、社长黄强党内严重警告、记大过处分;

给予总编辑、时任党委书记郭戈党内严重警告、记大过处分,免职处理;给予分管负责人党内严重警告、记大过处分,免职处理;

给予小学数学编辑室主要负责人党内严重警告、记过处分,免职处理;给予其他17人相应纪律处分和组织处理。

责令教育部教材局整改,并予以通报批评;给予局长田慧生党内警告、记过处分;给予分管负责人等5名相关人员相应纪律处分和组织处理。

对插图作者、设计人员作出相应处理,不再聘请吴勇、封面设计吕旻、吕敬人及其工作室从事国家教材设计、插图绘制等相关工作。

二、清除裙带关系与小圈子垄断才是问题解决的内核

那么问题来了,既然没有利益输送,为什么毒教材事件还是堂而皇之地上演了?之前纸白君谈这个话题时已经给出了一个意向性答案,即裙带关系与小圈子垄断主义。

这两个问题其实不用说在教材问题上,即便是在社会中也比比皆是,裙带盛行下的各个行业的内卷,小圈子垄断主义带来的各个行业萎靡发展,更不必说疫情三年中更加严重。

那么这次的严肃处理能肃清教材方面的毒瘤吗?目前来看,处理的方案还是停留在警告、记大过、免职这类纪律、组织处理上,很难让后继者真正有所忌惮。

而插图作者和设计人员也只是不再聘请,并无其他方面的惩罚,应该说有点高高举起,轻轻放下的意思,但既然如此处理了,普罗大众们再不满意,再不服气也都憋在肚子里吧。

目前新的插图已经出炉,孩子们的样子确实比之前的清秀、好看了很多,效果要比不被全民诟病前好了很多,这是监督所带来的的好处,但却也是相关内部监督工作的重大失误。

而就新的插图,还是有不少网友在质疑中,根据网络相关信息,人教版教材封面再遭质疑,被指“鸭子坐”容易唤醒男性欲望!

所谓新插图里的“鸭子坐”,在二次元文化里,“鸭子坐”姿势竟然被认为是最能挑起男性欲望的坐姿?据有关媒体报道:

据悉,最新的人教版教材封面及插图由中央美院专业团队绘制,重绘工作也已经完成,经过7次修改,3次送审,反复打磨,力争做到精益求精!

三、通过毒教材事件全面关注教育的本质,远比再纠结于新插图有意义

然而,在近日的公示阶段却有网友挑毛病说:一年级数学上册封面中,女孩的坐姿竟然是“鸭子坐”,引发网友热议!

有网友表示:这个质疑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。具体可以参考《韩诗外传》卷九所载“孟子休妻”之典故。

也有人表示:从来没听说过鸭子坐。什么暗示,只对心里有这些的人有效果吧,对我们这些不知道的人来说很普通,二次元文化还算不上主流文化吧?

关于这个质疑,纸白君认为大概率还是一些网友不太满意这次对毒教材的处理,但是又没办法明着说,所以干脆从新插图里再找点来进行泄愤。

在孩子们的单纯世界里,什么鸭子坐之类的词,是不可能想象得到有什么内涵的,而大人们的世界更多的还是应该关注教育质量本身,与孩子们能否真正在校园里学到精髓思想。

过于执着于插图连坐姿是什么,就会远离了教育的本质,从而无法真正关注到孩子的成长与我们社会最契合的结合,这是没有太大意义的。

如果真的对这次毒教材事件的处理结果有不满,那么还是将问题保持在问题本身,不要去扩大化,以免形成“多做多错,少做少错”的思维再次风靡于相关方面。

2022—8—23落笔于墨辩阁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