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读刘少林、刘少昂申请变更国籍:瞄准米兰冬奥会“有备而来”

解读刘少林、刘少昂申请变更国籍:瞄准米兰冬奥会“有备而来”
刘氏兄弟,张晶的杰作北京时间11月9日凌晨,匈牙利滑冰协会发布消息:曾为匈牙利夺得2018年及2022年冬奥会金牌的刘少林、刘少昂兄弟正在寻求变更国籍,未来不再代表匈牙利参赛。虽然匈牙利滑冰协会并没有点明刘氏兄弟将变更为哪国国籍,但由于两兄弟是众所周知的华裔,两人的恩师张晶目前又恰好是中国短道速滑队的主教练,再加上刚刚过去的2022北京冬奥会上中国代表团较大规模地归化运动员,因此外界普遍认为刘氏兄弟正在申请加入中国国籍,并将代表中国参加2026年的米兰冬奥会。事实上,消息即出,立即登上了微博的热搜,虽然评论不一,但对两兄弟申请变更国籍的目的地是中国,普遍没有异议。 匈牙利滑冰协会在公布上述消息的同时,明确表示:协会将在下次协会大会上讨论是否同意刘氏兄弟的变更国籍申请。但是,对于下次协会大会究竟将在何时何地举行,匈牙利滑冰协会并没有说明。结合匈牙利滑冰协会的这一态度,基本可以听出这样的弦外之音:刘氏兄弟想离开,你们提出申请了,我们已经知道了,我们也正式对外公布了,但是,同意还是不同意,还需要听一听大家的意见。那么,匈牙利滑冰协会的如此态度,又将给刘氏兄弟入籍中国并代表中国参加冬奥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呢? 少林、少昂,匈牙利国宝首先,按照国际滑冰联合会的规定,运动员变更国籍后,要代表新入籍国家参加国际滑联举办的比赛,需要距离上一次代表原国家参赛满一年的时间。刘氏兄弟最近一次代表匈牙利参加国际比赛,是今年2月的北京冬奥会,也就是说,即便刘氏兄弟顺利入籍中国,也需要等到2023年的2月之后,才能够代表中国参加国际滑联旗下的国际比赛。很显然,刘氏兄弟在提出变更国籍申请之前,已经非常清楚国际滑联的相关规定,所以正在进行的国际滑联各站比赛,两兄弟都没有报名参赛。尽管两兄弟此举一度被解读为“大赛之后的调整”,但2018年冬奥会之后,两人依然参加当年国际滑联的比赛,简单对照,便可见两兄弟此次已是“有备而来”。有报道显示,今年8月的时候,刘氏兄弟便曾经前来北京,跟随张晶训练。 刘氏兄弟一旦加入中国国籍,目的当然不会只是代表中国参加国际滑联的比赛,参加2026年的米兰冬奥会,才是“终极追求”。而两人要代表中国参加冬奥会,只是满足了国际滑联的相关规定还不行,还必须满足国际奥委会的相关规定。根据《奥林匹克宪章》第41条第二款的相关规定,变更国籍的运动员,要代表新入籍国家参加奥运会,需要距离上一次代表原国家参赛时满三年。由于刘氏兄弟今年初才刚刚代表匈牙利参加了冬奥会,而冬奥会四年一届,所以从时间方面来说,他们代表中国参加冬奥会不存在时间方面的障碍。同样按照相关规定,只要匈牙利滑冰协会同意,刘氏兄弟代表中国参加冬奥会甚至不需要受此三年之限的制约。 刘氏兄弟,曾在中国训练需要指出的是,尽管从法律角度来看刘氏兄弟只要“牺牲”了正在进行的这个赛季,那么接下来两人代表中国参赛可以说就是名正言顺的事情了。但是,两兄弟毕竟是匈牙利冬季运动“国宝级”的运动员,两人代表匈牙利连续拿了两届冬奥会的金牌后也享受了诸多荣耀,包括两人的教练张晶也曾经被授予匈牙利国家勋章,所以现在两人突然申请离开,匈牙利方面能否“心平气和”地接受“被挖墙脚”,也是一个未知数。一旦匈牙利滑冰协会选择说NO,不仅不可避免地在国际上掀起一番舆论风波,甚至有可能引起国际体育组织对于运动员国籍变更的新讨论,而这对于中国短道速滑队来说,显然是并不希望看到如此一幕的。 事实上,中国短道速滑队在“归化”运动员方面,是遇到过阻碍的。2020年6月,原韩国短道速滑名将林孝俊加入中国国籍,其目标是参加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。由于他最后一次代表韩国参加的国际比赛是2019年3月的短道速滑世锦赛,所以,他无法满足国际奥委会所规定的“三年之限”,再加上韩国方面对于他代表中国参赛说不,最终他只能成为北京冬奥会的看客。当然,韩国方面选择说不,也有一个特殊的原因,那就是他当时是“戴罪之身”——2019年6月17日,他在队内进行攀岩训练时,当众扒下了队友黄大宪的裤子,由于黄当时在岩壁上,无法自顾,致使其身体裸露。因为这一行为,2019年8月,韩国冰上联盟认定林孝俊的行为构成“性骚扰”并宣布对其“禁赛一年”,与此同时,首尔检方以“强制猥亵罪”对其提起诉讼,并建议法院对其判处“有期徒刑一年,缓刑两年”。2020年5月,首尔中央地方法院虽未按检方意见对其判刑,但还是认定其存在“非故意导致的不当行为”,并判处罚款300万韩元(约合1.74万人民币)。虽然只是被认定为“轻罪”,但林孝俊还是不服,提出了上诉。2020年11月,二审法院宣判林孝俊无罪,检方随即提出抗诉。2021年5月,韩国最高法院再次宣判林孝俊无罪,此次风波终告结束。透过上述时间节点,可以看出,林孝俊加入中国国籍之时,仍处于“禁赛期”,而且同时处于涉嫌犯罪的被诉讼期间,在“大局未定”的情况下便已经变更国籍,韩国方面说不,客观地说,也是一个可以理解的选择。林孝俊归化一度受阻 如今,曾经有意改名“林晓君”的林孝俊已经以原名代表中国征战。如果再加上刘少林、刘少昂兄弟,中国短道速滑队一下子拥有三名奥运冠军级别的“入籍运动员”,也算是创造了一项世界纪录。众所周知,短道速滑是中国冬季项目的优势项目,如今将“归化”作为备战米兰冬奥会的重要举措,可以理解为中国短道速滑队吸引力增加的结果,甚至可以被解读为“认祖归宗”的结果,但也同样难免会让人产生这样的联想:中国短道速滑的后备培养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?毕竟,中国体育的问题不可能只是通过“归化”来解决,中国体育的繁荣也不可能最终依靠“归化”来延续……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kpluskdesign.com

推荐文章